归去来兮——留学法国的日子

自从2010年九月我有幸被选作来法留学的学生,到今天已经过去了十个月,这十个月转瞬间就从我的指间流走。而独自经历了这近一年的国外生活后,种种经历使我成长了许多。以一个外国孩子的身份观察一个法国家庭,我了解到了家长们的辛苦,孩子们的烦恼; 通过在学校的学习,我开拓了眼界,也学到了很多国内没有的东西; 在音乐学校一年的进修也使得我深入体会到了浪漫之国的音乐氛围…… 在法国我也交到了很多朋友,这一份份跨国友情又给我的人生增添了一份色彩。

初秋的九月,搭乘着法航F125航班,我来到了向往已久的法国。一个个金发碧眼的欧洲人取代了平时常见的亚洲人,让我一时适应不了。出了机场,看见了我的接待家庭,这是一个由两位母亲和三个孩子组成的“混编”家庭,我看见了他们手里举的牌子,立刻飞奔了过去。家庭中学习中文的女孩叫 MARGAUX,她用生疏的中文和我打了招呼,其他人也跟我做了介绍,家里的两个妈妈叫MANON和CHANTAL,还有一对兄弟叫做RAPHEL 和GERMAIN。在高速公路上,他们的问题令我应接不暇,以前在国内只是听中国式的法语,忽然一下子变成真正的法语,让我实在不适应,只能勉强用是或不是来回答,我忽然心里没了底,我能在仅仅十个月后,就可以听懂他们的谈话吗?这世界上最美的语言顿时变成了最可怕的语言……

三个小时的旅途后,终于到达了目的地,ALENCON,这是法国一个很不起眼的小城市,只有三万人口,和天津比起来简直就是天壤之别,而我的新家竟然位于更加偏远的乡下,这和我心目中的法国完全差了十万八千里。在法国的第一晚可谓是“惊心动魄”,乡下的别墅,没有了闪烁的霓虹灯,有的只是漫天的星斗和随时可能出现的蜘蛛,对于在城市住惯的我真是一大考验啊!

很快就到了开学的时间。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,我走进了阿兰中学的大门。迎接我的是校长VICTOIRE先生和陈老师 — 在法国居住了20多年的中文老师,到法国后第一次看见中国人,感觉很亲切。说实话,这所中学真的不大,仅仅一座三层的教学楼,却要容纳七百多名学生。简单参观了学校后,陈老师把我带到了班里,高一八班,进班的一瞬间我的脸红了,30多名学生齐刷刷地看着我,像看到外星人一样。陈老师替我做了介绍,我随便找了一个座位坐了下来,拿出笔记本,等待老师上课。这节课是经济课,黑板上已经写满了数字,我本以为这节课不会太难,结果老师一开口,我顿时傻了眼,天啊,这哪是法语啊,我一个字都听不懂,学了三年的法语全都成了摆设,我的第一节课就在愣神中结束了。

下课后,我信心满满的,以为法国学生们会主动来找我说话,结果没有一个人理我,都各自干着各自的事,这和我想象中的完全不一样,我只好主动发起了攻势,找了一个看起来还算友善的男生,向他打了个招呼,没想到他只是“嗯”了一声,就匆匆走开了。看来法国人也不都是那么友好的,没办法,慢慢培养吧。

就这样似懂非懂的,一个月过去了,我结识了不少朋友,他们对我的友好改变了我最初对法国人的印象。法国的一切都很新鲜,也很有挑战性。在社会调查课上我被安排写一篇有关死刑的论文,对于从来没有写过论文的我来说,这真是一个很大的挑战,而更难的是,所有的作业,都要用法语完成,于是我天天闷在自习室。而只靠我自己的努力还是不够,多亏了法语老师,一个四十多岁的“小老头”,他在法语课下课后总是主动给我补课,也给我一些简单的练习,在他的辅导下,我的法语有了突飞猛进的进步。

到了圣诞节前夕,家里开始准备圣诞树,学校也有了圣诞的气氛,到处都挂上了装饰。我也开始准备我的中国礼物,在圣诞假期的前一天,我把我准备好的中国特色小礼物全都送出去,法国有个奇怪的习俗,接受礼物后要“亲”一下对方,结果我这一天就被“亲”了50多次。圣诞节那天早上,家里人都起了个大早,大家迫不及待地来到圣诞树前,地上摆满了礼物,每堆礼物前都写着名字,我的那堆礼物出乎意料的摞的最高,凑近一看,是家里亲戚送的衬衫、巧克力和书本,还有MANON送的筷子…… 而看看别人,却只有一两件小礼物,我顿时感动无比,对于加入这个大家庭不到半年的我来说,这真是莫大的肯定。

圣诞节就这样轰轰烈烈的过去了,日子也逐渐平静了下来,又恢复到之前那种“朝九晚四”的生活了,但是没过多久我的积极性又被调动了起来,作为中国人的我可没忘,还有春节呢!在法国春节可是个新鲜词,但是经过我的一番“教导”,我的法国朋友们也都稍微了解了一些有关春节的知识,更有甚者,还去找别人要压岁钱呢!除夕夜,在陈老师家,我们痛痛快快地吃了一顿中国饭,在学校的一位记者还被我们吸引,特意来采访了我们,文章和照片被放在了报纸的头条,这下我要成名人了!

春节后紧接着就是复活节,其实对于我们小孩子来说,这个节日被叫做“吃巧克力节”更合适。复活节那天,院子里被撒满了巧克力,孩子们争先恐后地抢着,从早上一直找到下午,还有巧克力被不停的发现,真是辛苦了家长们了。孩子们找到所有的巧克力后,也开始动手做巧克力蛋糕,我在一旁帮不上手,只好帮着运送东西,经过一个多小时的折腾后,一大块黑乎乎的巧克力蛋糕做好了,可能是因为放了很多黑巧克力的缘故吧,蛋糕并不是很甜,但是吃起来真的很有滋味。

就这样不经意间,已经到了五月,我的法语说的比较流利了,所有的科目也都能听懂了,检验自己的时刻终于到了,抱着试一试的想法,我报名参加了DELF法语水平考试,这是一个专门为在法国生活的外国人准备的考试,我在法国生活了一年,没有理由不参加吧?到了考试那天,一路上我冷汗直流,一句话都不想说,早早进了考场,找到自己的座位后,环顾四周,有不少亚洲人,听听他们说着生疏的法语,我顿时有了信心,一年的努力全在这一天,拼了!下午是口语考试,我的面试官是一位40多岁的女老师,好像故意刁难我一样,她问了我一个有关中国教育的问题,我当然不能让她看扁了,也不能给中国抹黑,我把学过的句子全都用上,向她解释了中国教育的现状,以及现存的缺点和问题等,老师听完后面色铁青,我心想“坏了,不会说了什么针对法国的话了吧。”临走前,老师和我说 :“你的口语不错,注意你的时态。”出了考场后,我心里后悔万分,不应该在这种问题上较真,但是已经考完了,只好坐等成绩了。功夫不负有心人,经过两周焦急的等待后,我收到了一份让人满意的成绩—85,而口语成绩居然是—满分!看来我这一年的功夫没有白费,回去也可以向老师、家长交代了。

六月份,高一的课程已经进入了尾声,学校又开始组织活动了,这次是一个音乐晚会,对于精通钢琴的我来说真是一个好机会,于是我毫不犹豫的报了名,看到名单上的名字,竟然有许多在ALENCON都算有名的乐队。这次音乐会我注定只是一个配角,但是我还是要做到最好,我在音乐教室重复了一遍又一遍,认为可以拿得出手了。到了晚上,音乐厅已经人山人海,我第四个出场,现场的听众似乎对前面的组合不太满意,有人开始大声喧哗,由于每组乐队演奏前都要做自我介绍,我在上台前还特意酝酿了一下我的台词。上场的时候,前排的几个女生认出了我,大喊着“OSCAR!OSCAR! OSCAR!”现场的气氛被这几个女生带动了起来,大家都在喊着“ALLER ! ALLER ! ALLER!”(开始的意思),我的紧张情绪被一扫而光,连事先准备的出场词都没用上,“谢谢大家对我的支持与肯定,我将献上我最拿手的曲子,作为临别的礼物,我给大家带来的是贝多芬第23号奏鸣曲—热情!”全场掌声雷动,我成功的完成了演出,人群中有吹口哨的,有呼喊的,我想,我已经离不开这个可爱的集体了吧?

现实是残酷的,六月十号,高一的全部课程结束了,而我将不得不离开学校,与和我生活了一年的同学说再见,临别时,没有太多的话语,我们紧紧相拥,用最原始的道别方式和我的法国朋友们道别,谢谢你们一年来给我的支持,没有你们我的生活将暗淡无光,你们陪伴我度过了在法国最美好的时光,谢谢你们!

作者:2010届初中法语班 袁野

22/06/2011